• 馬歆Cyndi

稻盛和夫:全員參與經營,人人都是經營者

#稻盛金句

破除企業内部管理者與員工、資本家與勞動者這樣的對立構造,實行讓所有員工都能够參與企業經營的“全員參與型經營”戰略。——《稻盛和夫的實學:創造高收益》

  1. 01


我在二十七岁那年創辦京瓷的时候,自己担任的是公司董事兼技术部长一职,公司总裁一职由向我提供了援助的宫本电机(一公司名)的宫本男也总裁兼任。 副总裁则由与我一道辞去松风工业的工作、年长于我的青山政次先生担任。京瓷是以这种体制开始了最初的发展。 然而宫本总裁虽然会为京瓷的事务提供意见和建议,但并不是每天都会来公司,作为副总裁的青山先生又基本上不管事情,因此,身为技术部长的我不得不对京瓷的制造、营销以及研发等方面都负起责任,躬身亲为。 那个时候在公司里负责经营职责的,包括我在内一共只有三人,剩下的都只是普通员工。这种状况让我无法忍受作为一名企业管理者所感受到的孤独,同时企业运营自然也难以得到顺利的开展。 有鉴于此,我想出的对策是: 破除企业内部管理者与员工、资本家与劳动者这样的对立构造,实行让所有员工都能够参与企业经营的“全员参与型经营”战略。

02 如果把公司比作轿子的话,一般公司多是老板独自一人坐上轿子,然后指派手下员工来肩扛手抬公司这个“轿子”。而坐在轿子上的 老板则挥舞着手中的鞭子,喝令着底下的员工:“你们都必须按我的要求往前走!”这就导致上下之间无法建立信赖关系,使得轿子里的人不得不时刻提防什么时候被掀落下来。 我觉得,作为企业的经营者与其像这样随时都担惊受怕,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坐上轿子,而是与众人一起来扛“轿子”。 也就是说,通过让所有人都来担负公司这个“轿子”的方式,实现全员参与型的企业经营。 如果在企业的经营形态中能够让全体员工都成为企業的經營者,那么这家企业必然能够成为一个强健的协助组织。 然而在当时的日本却没有这样的经营形态,于是我开始尝试着在京瓷内部,以全体员工之间相互关爱、苦乐同当的家庭般的关系为基础,实行“大家庭主义”式的企业经营。 为了与企业员工之间进行心与心的交流,培养像家人一样的信赖关系,我在公司里经常举办联欢聚会。在聚会的酒桌上,在与手下的员工们开怀畅饮的同时,谈论各自的心事。 我与员工之间这种有如伙伴似的交往加深了彼此之间的信任,结下了超越各自作为企业管理者与普通员工立场的私人情谊。

03

在京瓷还没有上市的时候,为了实现所有员工都是企业共同经营者的经营模式,我决定让所有员工都能够获得京瓷的股份。 可是,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公司的其他高管时,却遭到了他们的断然反对: “这简直太荒唐了!把还没有上市的公司的股份交给全体员工的做法过于危险。 股份这种东西具有极大的威力,就算公司员工最初能够好好保存手中的公司股份,也没人能够保证他们有一天不会把股份转让给他人,从而造成难以预测的后果。 你应该立即打消这种念头。” 但是我的想法并没有为他们的意見所動,我怀着“就算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也不足惜”的态度,向全体员工转让了公司的股份。 最终,这种做法赢得了公司上下所有员工的感激,大家更加鼓足干劲,为公司的发展倾力奉献。 我本人并不是靠自己孤家寡人在經營企業,而是让自己的员工能够成为我的合夥人,大家拧成一股绳,殚精竭虑,共同为企业的发展出谋划策。 本文摘自《稻盛和夫的實學:創造高收益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接下來這句話是我們推薦大家讀書的時候最常用的一句話。 子曰:“吾嘗終日不食,終夜不寢,以思,無益,不如學也。” 孔子說我曾經“終日不食”,一天到晚什麼也不吃,“嘗”在古文當中就是曾經。然后“终夜不寝”,一晚上睁着眼睛不睡觉,“以思”就思考这个大问题,思考宇宙、思考苍生这样的大问题。“无益”搞了半天啥也没想明白。“不如学也”,你不如找两本书来看一看就解决了。这个确实,孔子讲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

不是智商,不是情商,不是人脈,不是天賦,而是一個人堅韌不拔的能力。 進化論的創始人達爾文就說過,生存下來的也許不是最强大的生物,也不是最聰明的生物,而是能夠適應環境變化的生物。 尼采,現代西方哲學最早的奠基人之一,曾說過一句格言——“凡殺不死我的,必將讓我更强大”。 這些學者先哲們所傳達的含義,都指向了一個與我們人生息息相關的因素——心理韌性。 那什麼是心理韌性呢? 「心理韌性」,就是從逆境、矛盾

有言道:小善善於行,大善善於心。人之初,性本善,小善者,人皆有之;然大善者,稀如璨星。 所謂真正的善良,是有邊界的、自帶鋒芒的、是理性的,是透徹思考何謂真正有利於對方的。 一、小善乃大惡 人際關係的基本要點是:要抱着愛心與人相處。但那不是盲目的愛,也不是溺愛。 上司和部下的關係也一樣。上司缺乏信念,只知迎合部下,不嚴格要求,看上去很有愛心結果卻是害了部下,這就叫小善。 有句話說“小善乃大惡